烂烂风月.

家门口这个

深得我心

梦醒时分.双玄.

○ooc到原地365°旋转爆炸。

○这刀钝得很。

○信我。真的有糖。

○可能会有bug不过不要在意这些细节。

○如有不妥欢迎指教。

○这里许樽。

○占tag致歉。

“从今天开始,我们就是搭档了。”

贺玄仍记得,他和师青玄初次见面时那双弯弯的眸子。

还有那句让人如沐春风的话。

温柔俏皮的声线。

本来准备盯着这个毁了自己一生的人,却莫名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人没盯着,自己反而沉沦了。

起先是个凡人,又成了大名鼎鼎的风师大人,现在家破人亡,一代神官堕为靠着别人食物残渣生活的乞丐。

以前他有哥哥宠着,“明兄”的保护,强劲的法力,数不胜数的法宝,用不完的钱。

如今他什么都没有了,还断了手足。

贺玄最近常常梦见从前“地风二师”的时候。

梦见他心心念念却又无比憎恨的人。

师青玄。

黑水烦躁地揉着眉心。似乎想要把这人从脑海里赶出去。

有些颓废的倒在榻上,许是经历了这么些事儿,累了。不一会儿,贺玄便迷迷糊糊的沉入一片黑暗。

眼前忽地又亮堂了起来,贺玄的目光迷茫的定格在不远处的人身上。

那人快速的朝贺玄跑来,身影很熟悉,好像是认识的人。

谁?花城?师无渡?裴茗?还是那个仙乐太子?

很奇怪,为什么心一抽一抽得很疼。

看不见那个人的脸,但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在叫嚣着,他很在乎这个人。

很奇怪。

终于,那人近了。很是自然熟络地挽上贺玄的胳膊,笑嘻嘻的喊他。

“明兄------陪我一道化女相去逛逛罢------”

软绵绵的声音让贺玄无故惊出了一身冷汗。他不由自主的去挥手散开那个人面前的雾。

那人很是不满的耸耸肩,转了个弯来到贺玄身后,整个人挂在了他身上。“明兄你干嘛啊……快走快走一会儿我哥来找我就麻烦了。”

贺玄的瞳孔闪了闪。

师青玄!!!

贺玄欢喜的不得了,既然是梦,既然现实中他失去了师青玄,既然上天给了他做梦的机会,那他自然要在梦里放下一切。

他想和师青玄再过一段以前那样轻松的日子。

虽然是梦。

哪怕是梦。

他轻轻勾起嘴角,不经意般拍了拍师青玄的头发。

“你想怎样便怎样。”

“我陪着你。”

师青玄满脸都写着惊喜。两人漫步到了一处凡间的无人小巷内,他忽然出其不意的踮起脚,嘴唇有意无意地擦过贺玄的脸颊。

转身想跑时,满脸通红。紧张的不得了。生怕贺玄因为这无礼的举动嫌恶他。

贺玄整个人一颤,欣喜若狂。

他猛然拉回师青玄,捧着他脸吻了下去。

轻易地撬开怀里人儿的贝齿,两条柔软滑腻的小舌绵绵纠缠在一起。好一会儿,直到师青玄满脸通红快要窒息时才分开。

分开时,两人都满面潮红,眼神迷离波光粼粼。分开的四瓣温暖柔软的唇依依不舍地拉出一条暧昧的银丝。

师青玄羞得把头埋进贺玄颈脖间,闷闷的叫他。

“明兄……”

贺玄搂着他腰的手紧了紧。

“我厌你。我恶你。我恨你。这是我的命格,你的一切都是我的。你和你哥,罪有应得。”

“不得善始,不得善终。”

贺玄一下子惊了,明明想说“我中意你”,为何张了嘴却是这一席话?!

他亲眼看见,原本暧昧的昏暗小巷变成了黑鬼水域的地牢。

原本在他怀里的师青玄忽地离他很远很远。狼狈不堪。

师青玄颤抖着,似乎在乞求他。

“我想死……”

一幕幕往事快速从贺玄身边掠过,恍如走马灯。

他绝望的看见,断了手足的乞丐闭着眼沉默的坠入深谷。

梦醒时分。

贺玄呆滞地转头,直直地地盯着那把被他珍藏在一个水晶盒子中破损的风师扇。

他不知道的是,窗子外,师青玄正沉默的望着他,仿佛要把他的面孔刻入灵魂。

半晌,不远处的谢怜倚着花城轻声唤他。

“风…青玄,走吧。”

“…嗯。”

师青玄狠狠闭上眼睛,硬下心来转身离开。

他知道,这一离别,从此两人不会再遇着对方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仙京重建好几年了。人人都在传闻四位鬼王只剩一位了。

“白衣祸世,死了。

“青灯夜游,死了。

“剩的那一位,便是血雨探花了。

“…要问黑水沉舟?他啊,把自己所有的地盘都给了那位血雨探花。自己留了个小房子,不再做鬼王。时常帮助那一带的乞丐,也算行行善。

“不过依我看,他是疯了,痴了,傻了。

“有好好的鬼王不做,偏要做个痴情人。

“何来痴情?整日与一把破扇子过日子,那把破扇子也不知道什么来历,总之,他宝贝得很。”

记忆终于变成一座牢笼,而牢笼之外天空低垂。